第060章 瑞雪母女在家2(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身下少女娇喘声声,由开始略微矜持羞涩的压抑,变成了后来的尽情娇哼着发泄原始的欲-望,叫的房间里春-情满园,声透门板,让洗好了手和脸来到客厅的陈淑珍心头嗲骂不已:死丫头,真不知道收敛,不知道她房间的窗户有没有关好?

和女婿的荒唐镜头毫无控制地浮现在了她的脑海,刚刚平静下来的身心似乎又躁动起来,她捧着自己开始发烫的脸蛋,不由自主地轻移莲步,蹭到了女儿关不住春-色的的房间门口,将耳朵贴了上去,但心底却一遍遍地嗲骂自己真不要脸皮,居然春-心荡漾地偷听女儿和女婿的交-欢了。

一股股滚烫潮湿的气息吐露出来,充满着欲-望的饥-渴,熏的陈淑珍浑身滚烫,娇-躯发软,两腿战战,那熟妇的花园中,和谐部分让熟妇直娇羞无限地责备自己:一把年纪了,比少女时代的春-水还多,真的羞死人了。

但房间里女婿的一声由衷的赞叹,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雪雪,我的美人儿,你的似nn好美好美啊!”

江选赞美完,就贪婪地趴到了少女雪白的胸口之上,对那对浑圆的乳猪开始又啃又舔了。

已经被推倒细长脖子之间的白色胸-罩,慵懒地堆砌在少女辣的喉咙前面,让她觉得自己干燥的嗓子更加火热了。胸口一对雪嫩娇美的乳猪已经落入了爱人的掌握之中,热别是两颗嫣红娇嫩的樱桃儿被他津津有味地左边吸吸,右边舔舔,阵阵无法止住的酥痒一波=-波地扩散了自己整个娇-躯的每个角落,感觉到自己晶莹雪白肌=肤上的每个细小的毛孔都张开了一般,尽情地散发出那体内的滚滚热潮,似乎看见自己娇嫩如缎的肌-肤表面上,都飘荡着一层如烟袅袅的薄雾,衬托得自己如脂般嫩柔的雪肤,更加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看的自己都怦然心动,好不娇艳夺目,勾魂摄魄啊!

“嘤咛——选哥哥好色好色哦……”

瑞雪羞涩地闭上了眼睛,一双小手摩挲着爱人的头发,却情不自禁地挺起娇嫩的胸膛来,让自己已经被百般欺凌的两只雪白乳猪更加撩人,更加勾-引爱人泉涌的情-欲。感觉到他那霸道灵巧的舌头挑撩自己敏-感的樱桃,特别是那突然猛地一吸的销魂,“折磨”的瑞雪娇啼连连,水蛇一样地扭曲着自己修长柔软的娇-躯,在爱人赤-裸的身体上曾擦。

她很想很想伸手去摸摸那粗长的……感受他的热情,似乎这样才对自己的魅力自信起来。如果那……不是很坚硬的话,那就证明自己并不能让自己的爱人极度亢-奋,是自己的魅力不够。

但她又慑于那丑陋黝黑……的狰狞恐怖,直到现在她就要成为他的女人了,却还一直无法想明白,为什么男人的那东西就那么难看呢?为什么不是选哥哥的眼睛,鼻子,嘴巴那么性-感迷-人,而且还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重要的“桥梁”造物主真逗。哪像我们女孩子的,芳草茵茵之下,一张鲜嫩娇美的小嘴,还有一颗半透明的和谐部分是那极乐快-感的源泉,通向高-潮的的阀门。

而且在那柔软芳草之中,还掩映着一汪黏糊糊和谐部分多么巧夺天工的设置啊!

“嗯……”

少女羞涩地睁开眼睛,正好看到爱人那赤红的眼睛望着自己,一条长长的舌头还在自己娇嫩嫣红的rt上打转,那白花花的嫩乳,已经被他粗暴地抓捏的变了形状,隐约可见那雪白的r肉上一道道潮红的痕迹,少女不禁一阵甜蜜和幸福,选哥哥被自己的身子深深地吸引了,他是那么的疯狂,恨不得将自己娇嫩的身子揉碎压扁,一丝骄傲的幸福让她满足起来,娇媚地低吟一声,“选哥哥,轻点儿,雪雪的nn都让你给揉痛了……”

“喜欢哥哥揉你的nn吗?”

江选自然不知道身下娇婉的少女芳心所想了,但那勇敢地跟自己对视的媚眼中,透出的丝丝柔媚,还是让他禁不住要挑-逗一下少女,亲耳听着从她小嘴里说出娇羞无限的话来,是最刺-激的。

“喜欢……”

少女吐出这两个字后,立即闭上了眼帘,再也不敢看爱人那炽烈的目光了,只用心感受他在自己娇嫩的身体上开发,不时低吟高呼,记住自己的敏-感点,以及他揉弄挑拨自己时最舒服的手法和姿势。

好一阵流连在少女玉洁如脂的胸口,直到那对乖巧雪白的玉兔,已经被一层潮红的娇颜布满了,江选才伸着舌头,一路来到少女那可爱的肚脐眼上,舌尖伸进那小巧的肉-洞轻轻一撩。

“哦……”

少女顿时娇-躯颤-抖起来,披散着一头飘逸的青丝抬起了上身,又重重地倒了下去,“哥哥,好痒……”

但江选又让她痒了几次,直到少女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肚脐眼,才放过了她。

又用牙齿咬着少女的因为在家而穿着的睡裤腰,朝下拼命地撕扯。

迷情的少女似乎感觉到爱人脱裤子的手段有些特别,不禁抬起脸来一看,芳心一甜:他真会玩。

不过很快又酸意浓浓了:是不是他已经在那个周媛身上试验过了呢?

直性子的少女越想越难过,小性子耍出来了:想拔人家的裤子,就给你点难度。

想到这里,少女猛地一翻身,趴在了床上,做出无声的委屈。

江选哪里知道这个少女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奇怪念头,只以为少女羞涩,不愿意自己第一眼就看到她幽谷之间的黝黑芳草呢。

望着一尊挺翘的美臀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那线条柔媚的玉背,如缎般柔滑雪嫩的肌-肤,闪耀着纯洁冰清的光芒,江选趴到了少女的后背上,一双大手无限怜爱地抚摸着少女那雪白的玉背,带出一抹抹诱-人的潮红,透过那剔透的肌-肤,娇艳夺目。

听着少女压抑的声声娇喘,他的一双大手握住了少女那纤细的蜂腰,爱不释手。何其柔软,热乎乎的温度传递过来,他一阵粗重的喘息。

“雪雪,我的雪雪哟,”

江选将自己的脸颊贴到少女光洁的玉背上,听着她咚咚的心跳声,深情地说,“哥哥早几年就该来爱你这具美妙无双的娇-躯了啊,真是暴殄天物,美玉在身边,却不自知,是哥哥的错啊……”

“大色狼,那时候人家身子还没有长开呢,你想猥-亵未成-年少女啊?”

少女不禁绯红着脸蛋,刚才和周媛吃飞醋的不快一扫而空,被他压着身子,艰难地转头脸来,望着无限迷醉的爱人用脸颊贴着自己的背脊厮磨,芳心幸福的像吃了蜜一样。

但下一刻,芳心幸福的少女就尖叫起来了。

江选抓住少女的裤腰,飞快地将她的睡裤脱掉了,一只雪白的小三-角裤紧紧地包裹着两瓣凸翘的屁-股,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被放释了出来,立刻在了一起,羞涩地遮掩着自己被突兀暴-露出来的美臀和美腿。

“啊……”

少女就要朝被子里钻,一双小手捂着自己雪白小内-裤,“大色狼大色狼,都不打声招呼就脱人家裤子……”

“嘘——”

江选示意瑞雪小声点,朝门口望了一眼,他已经看见了门缝下面一个晃动的阴影,但他不会让瑞雪现在就看见的,一下趴到她身上,“你想让阿姨听见呀?”

“嘘……”

瑞雪也惊醒过来,用小手捂着自己的小嘴,然后张开说,“就怪你呀,大色狼……”

“你说,你-妈妈听见了的话,她会怎么办?”

江选故意将声音放大一些,一双手却在瑞雪那修长的小腿上抚摸着。

“嗯……”

少女压抑着颤-栗,一把抱住爱人的脖子,在她耳朵上亲了一下,“妈妈会剪了你的大牛牛的,咯咯……”

门外的陈淑珍几欲逃走了,但她心存侥幸,瑞雪一定不知道自己会在门外偷听的,但自己却就是这样一个好奇心浓重的母亲,不过,江选那小子……哼,反正自己都跟他那样了,他敢不顾忌瑞雪的感受么?

熟妇微微朝一边门框靠了靠,但耳朵还是贴到了门板上,紧紧地夹着双腿,承受着那……的黏糊糊,继续偷听小年轻们的激-情……

“嘿嘿,”

江选犹豫了一下,完全将小白羊一般的瑞雪压在身下,用自己坚硬的……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裤底襟抵在她那柔嫩的幽谷上,轻轻地蹭动,一双手握住她那并不是很大,却很圆润而俏生生的一对玉兔,在她那两片樱唇上轻轻一吻,“雪雪,你说,哥哥这么骄人的大……你-妈妈真会舍得剪掉么?”

意乱情迷的少女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到了胸口的一对玉-乳和柔嫩的花园上,对爱人的充满禁忌的随口说:“也许,不会吧——好大,女人都喜欢的,嗯……选哥哥,雪雪好难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