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挑逗妈妈2(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也因此,对聂玉欣手上的异动,梁慧雨根本是全无所觉,等到她发觉不妙的时候,身子已陷入了迷乱的当中,本来被池水浸到微带寒意的肌肤,在女儿的揉捏之下渐渐发热,她甚至无法挣扎,一来怕被女儿发现自己身体里面最深刻的想法,二来在她出神的当儿,聂玉欣已从后方搂住了她,两团柔软火热、高挺坚实的美峰,挤得她背心不由发热,一双纤手更已托住了她胸前美峰,正自把玩起来,梁慧雨只觉耳朵在女儿的轻轻吹气之下逐渐火烫,偏偏一直压抑的体内欲火,却在她的挑弄下火热地燃起,梁慧雨不由软瘫在女儿怀内,软到无法自拔。

“玉欣……哎……你……你做什么?”

全没想到聂玉欣竟会对自己这么做,梁慧雨又惊又羞,偏偏身体里的热度,却似和女儿的手段呼应一般,愈来愈是热烈,尤其与在自己身上不知摆弄了多少回的朱宜锐相较,聂玉欣的手法虽少出了一丝粗暴和征服的力道,却多一分温柔的疼惜,尤其同为女人,可要比男人更了解女人的敏感地带。

梁慧雨娇躯酥软,迷乱的芳心愈发昏茫,若非知身后是女子,怕真要一回身将她压在身下,饥渴地索求起来,“别……别这样……是……是妈……啊……”

“嗯……玉欣知道的……妈……”

虽说身子里面可没有那强烈无比的虎狼年龄,但聂玉欣也是享受过被爱郎朱宜锐尽情爱宠的美女,刚刚享受过爱郎疼爱挞伐,青春年少的娇躯敏感无比,美肤相贴之下,既被妈妈梁慧雨那出乎意料的柔软粉嫩肌肤所震撼,自是无法抗拒地渐渐涌起了需要。若非朱宜锐不在手边,她可真想在这冷冷的池水里头,就与怀中这娇媚火热的妈妈成了好事呢!

她爱惜地在妈妈梁慧雨肩颈处吻了几口,纤手轻轻揉弄着梁慧雨饱满坚挺、高耸入云的美峰,光想到自己幼时就被这双峰哺育成长,现在这美峰却还是娇美一如当年,芳心便不由觉得刺激无比,揉弄之间愈发落力了。

本来欲火勃发的胴体,就是最不堪挑逗的时候,加上依梁慧雨的经验,聂玉欣这火热的揉弄,是极富挑逗性的,虽不知道与朱宜锐床笫毫无不合之处的女儿,为什么会对自己起了兴趣,但心中最后一丝矜持,仍让梁慧雨死命咬紧牙关,偏偏身子灼热,连池中的冷水都暖了起来,一点没法冷却心头那强烈的火。

她伸手想按住聂玉欣作怪的手,偏偏却止不住她,反而被她带着在身上滑动,纤巧的指尖触及之处,又涌起另一波暖流,“哎……嗯……玉欣……别对妈……这样……”

“不……玉欣不会停手的……妈……”

听梁慧雨虽想阻止自己,话语里却已不由软了,身子更是软瘫乏力,完全只能任自己为所欲为,知道妈妈体内的状况已是甚糟,那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不是虚言!聂玉欣一边抚弄着妈妈诱人的娇躯,一边带着她滑向池边,“玉欣知道妈……很难过……却又碍着我的面子,不好去自慰发泄,才会这么难过地洗冷水澡……看妈这个样子……玉欣很伤心的……”

感受到聂玉欣手上的温柔触动,梁慧雨娇躯一酥,整个人不由自主软了几分。也不知是和女婿朱宜锐的偷情,还是体内的成熟所影响,自己的身子真是越来越敏感了,别说抵挡不住朱宜锐那老练的贼手段,现在甚至……连聂玉欣这好女儿出于安抚之意的手,都令她有些难以抗拒,可她又不愿着迹地抗拒聂玉欣的关心,深怕一抵挡,又让聂玉欣陷回伤感哀凄的心情,娇躯一颤便即软了下来,只任聂玉欣的手缓缓的抚揉着腰间,越来越酥、越来越麻。

感觉到梁慧雨的颤抖,聂玉欣虽有些奇怪,这好妈妈的身子怎变得这般敏感?以往的梁慧雨就算害怕自己呵痒,也没这般快的……只是一动手就让梁慧雨软化下来,聂玉欣同情妈妈的心不由有些得意,又有些满足,自己总算还是能够安慰人,而不是一点用都没有的,纤手越发努力起来。

她的手在自己腰间轻按缓抚,时而轻点道,微微用力让她筋骨松弛,时而只在肌肤上动作,让自己感受到那温暖的触摸,梁慧雨口舌渐干,心想着这好女儿的手法虽说一点不涉,她却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简直就像个火药库,绝经不起一丝火星,偏偏却又……

既是如此,梁慧雨更不抵抗了,她任着女儿聂玉欣的手在自己腰上轻轻抚弄,搔得通体舒泰,酸痒酥麻间整个人都舒服多了,一双玉手却也忍不住抚到了女儿聂玉欣身上,开始慢慢揉捏搓弄起来。

本还以为梁慧雨是学着自己的手法反攻,聂玉欣心下不由暗笑,这妈妈的手段她岂有不知之理?说到搏击术和学识,自己拍马难及,可说到抚揉轻触的温柔刺激,梁慧雨比自己可差的不只一点半点,这样玩下来到最后梁慧雨也只有乖乖求饶的分儿,她全然不放在心上,只缓缓地加重了手上力道,就这么跟梁慧雨互相抚爱起来,只觉浴池内温暖如春,哪有外头秋寒的半点痕迹?

给聂玉欣这么挠挠摸摸几下,梁慧雨竟渐渐不自在起来。聂玉欣的手法与以前大有不同,不似母女互相打闹间的嬉玩,反而是每一触都像送了点火星进自己的身体里头,酥酥麻麻的好像整个人都要软化。

一开始梁慧雨还以为是因为这几天事变太多,心神混乱之下才误认了,但母女俩这样抚玩几下,渐渐的梁慧雨再也无法欺骗自己,只觉得深埋骨子里的疲惫,似都被女儿聂玉欣的手指轻轻挑起,渐渐在体内弥漫散开,弄得她连手上都软了,更没法抵住聂玉欣的种种手段。

感觉自己连呼吸都渐渐发热的梁慧雨不由吃不消,聂玉欣的手段进步太多,别说自己了,恐怕就连丈夫当年,夫妻行房之时的爱抚技巧都远远不及现在的女儿聂玉欣,勾得梁慧雨心花荡漾,灼热的娇躯逐渐酥软酸麻,体内的火一发不可收拾。

只觉股间越发空虚,梁慧雨虽是极力夹紧玉腿,可夹得再怎么紧,股间幽谷再怎么紧迫,那空虚的感觉却怎么也排不出去,尤其被聂玉欣挑玩之下,梁慧雨的心不由自主都专注在的渴望本能,心思徘徊之间,那儿的需求就好像闻了鱼腥的猫,上窜下跳的再也停止不下来,即便在玉腿紧夹之中,仍有一丝春泉渐渐淌出,当发觉聂玉欣不知何时,纤指已探到自己臀后,似笑非笑地将指间一丝柔黏抬在眼前时,梁慧雨差点没哭出来,喘息之间却越来越是难以自拔了。

“玉欣……妈妈……求求你……别……别这样……”

看聂玉欣得意洋洋,纤巧的手轻轻贴到自己腹上,顺着汗湿一点一点地向下滑动,纤指轻触之间,令自己玉腿如受电哑,一步一步地退了开来,渐渐被她探到了那湿濡的桃源,梁慧雨又羞又怕,即便理智如何告诉自己,两边都是女人,何况聂玉欣又没拿什么奇技巧出来,无论如何也伤不了自己,可声音仍是娇滴滴羞怕怕地发着颤。

“没关系的,妈妈……让女儿……好好疼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