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别后初见看不厌3(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26章别后初见看不厌3

咦,正乐滋滋快步走着的单勇一回头,讶异了一声,眼前蓦地出现了一位很潮的靓女,一下子没认出来。

深秋的潞州已经带上了几分寒意,不过扑面而来的香风还是让单勇微微怔了下,挽着头发,耳垂上挂着偌大的银色耳环,脖子里围着黑白相间格子纱巾,纯白一色的大线衣套着深色外套,胸前却挂着一个造型很奇特的十字架,仿佛就是把人的眼光往那个部位吸引似的。

很潮、很靓、很时尚,属于那类视觉冲击力很凶的美女,认出来的时候单勇哑然失笑了,笑着道:“怎么是你!?这才几个小时没见,变化太大了,这要巧合上第三次,得算缘份了吧!?”

陶芊鹤被单勇凛然逗得噗声笑了,对于异性的欣赏,总能给女人某种心理上的傲娇情绪,而且这不轻不重的调侃似乎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陶芊鹤顺口接道:“我都觉得咱们有缘份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出现?而且打扮得,像个来幽会的?”§存货是一块大蛋糕,可他不敢,也没那么好牙口吞下去。

车驶上山路,这些心事都放下了,下车抱着一大堆东西进门,喊着爸妈,时间指向九时多了,店里还有间客房的灯亮着,老妈急匆匆端着几盘往楼上送,连儿子也懒得搭理,进了厨房,老爸正收拾着锅碗,单勇随口问着:“怎么了爸,还有客人呀?”

“就快走了,有两个已经喝高了。”老爸笑了笑,农家乐也不缺这种来买醉的爷们。抬眼看儿子时,讶异地问:“你抱的什么?”

“给我妈买了件衣服。”单勇笑着,把大包放到了案上,一提留小袋子递进来:“给,爸。”

“什么?”单长庆一看袋子里,拿着茶叶桶掀开,嗅了嗅,眼睛滞了下,儿子笑着道:“爸,你的嗅觉没退化吧?”

“当然没有,雨前龙井。今年的。”单长庆不置可否地道了句。

没反应,单勇反倒愣了,看着老爸思索的眼神,追问着:“哎爸,您给点评价呀?不给评价也给点感动呀?”

“瞎花钱。才挣了几天钱,就翘尾巴了。”单长庆白了儿子一眼,盖上盖子,放下了。貌似根本不喜欢的样子。这下子搞得单勇的大好心情给没了,好不懊丧,正要说教一番老爸您好歹曾经也是个老板的主,现在不能抠成这样吧,天天喝得是十块钱一斤的大叶茶。还没开口,滕红玉风风火火进来了,一看老妈,单勇又是脸上堆着笑,直塞老妈,滕红玉先是喜滋滋撑开,一看花色,不入眼了,直挑着毛病:“不行不行,妈多大了还能穿这花里胡哨的……看这花,太艳了。儿子你去退了啊,什么呀,一点都不好看……”

“不要拉倒,自个扔去吧。”单勇气咻咻地一扭头,走了。

往门外走了不远,一眨眼单勇又悄悄蹙回来了,爸妈这毛病当儿子的最清楚,饭店赔穷了,也赔怕了,怕得平时连一分钱也不敢乱花,这些年都是一点一点积攒下来了,贴耳听着,听到了老爸说:“儿子给我买的龙井,嘿嘿,我得先尝尝。”

“看把你臭美的……你别说儿子真有眼光,长庆你看,比我当年的戏装还好看。”老妈的声音,催着老爸:“看后面合适不?”

单勇悄悄伸着脑袋,老妈正摆着poss,在老爸眼前晃悠,老爸呢,正提着水烫茶喝呢,根本没看。蓦地单勇喷笑了,回了句:“合适,怎么不合适,这么漂亮,不过和我爸不搭配啊,太年轻了。”

“嘿这臭小子。”滕红玉一回头,有点脸红了。单勇却是飞奔着上楼了,身后听到了老爸的呵呵笑声。

回了阁楼,歇了会儿,调整了调整心情,他也很意外地发现,暂时地放下心里所有的事,心情还真轻松了不少,不多会客人走了,老妈又上来问问吃饭了没有,问问史家村酱肉店的生意,再问问雷大鹏这家伙怎么好长时间没来,既繁琐又罗嗦,不过单勇有一搭没一搭回着时,却发现唠叨也有好处,嘴动得多了,脑筋就动得少了。直送着习惯早睡的父母下楼,单勇回过头来,终于摁着好多天不敢摁的电话号码,接通的左熙颖的电话,看看时间,还不到,这个时候肯定还没有休息。

只不过她接不接电话就不确定了。

通了,接通了,单勇轻轻放到了耳朵边,却是没有声音,倾听时,能听到微微的呼吸声。

“师姐你要睡着了,就应一声嘛,我就不打扰了。”单勇半晌憋了句。

电话里,噗声笑传出来了,单勇笑了,终于打破了若干天肃穆的坚冰了。

“说话呀……这么长时间了还生气呀。”单勇问。

“哼……生气着呀,怎么啦?你不是不让我反感了吗?怎么又打电话来了。”左熙颖的声音,好生气的口吻,女人嘛,记仇着呢。

“没办法呀,你让我也很反感呀。”单勇换了个口吻,声音很高,故意的。

“什么?你再说一遍?”左熙颖火了。

“说就说,你让我很反感呀。”单勇重复了一遍。

“我……让你反感了?你说清楚,你要说不清楚,我跟你没完……故意气我是吧?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电话里左熙颖更生气了,也许这若干天气都憋着呢,一下子都爆出来了。

“你跟我有完我也得说清楚……反感就是反感,自从不打电话,我总有一种辗转反侧的感觉。我想这种感觉你说不定也有。”单勇脸上浮着谑笑,跟着慢条斯理解释着:“你理解有误,这种辗转反侧的感觉,简称反感。”

听筒里,轻笑了,是那种憋着,忍着,却又憋不住,忍不住的笑。不过笑停之后,却是左熙颖变得很冷的口吻斥着:“你少贫嘴,这次你就说得天花乱坠我都不理你了……”

“你确定?”

“确定呀,怎么了?”

“哟,那不好吧,你爸都答应我寒假请我到你家做客去了。”

“你胡说吧?”

“真的,我刚从你爸那儿回来,明天我们还准备请他老人家出去吃饭呢。”

“哼,你少动歪脑筋,你就巴结我爸也没用。敢来我家,看我敢不敢把你赶出门去。”

“嗨,我还没说住你家呢,你就把我赶出门呀。哈哈……”

电话里,言辞虽然颇有忿意,不过被越来越琐碎的话题扯得那点忿意越来越苍白了,连左熙颖说“赶出门去”时,都听得有点温馨的味道,扯了几句,单勇绕来绕去,绕到了潞州,绕到了两人共同的知道的事上,又说到了雷大鹏当城管,听得左熙颖一阵笑声,又说到雷大鹏收了比他还能吃、还更胖的两个小弟,听得左熙颖笑不自胜了,这个电话直扯到手机嘟嘟缺电声响,时间已经过,两人才依依不舍挂了电话。

插上手机充电,单勇顺手发了个短信:晚安,明天联系。

瞬间短信回复来了:我睡了,才不联系你呢。

像句娇嗔,像句小性子的话,不过单勇笑了,莫名想起了上学时中文系那些失恋的酸才子给女生的话:虽然我们无法牵手一生,但我愿和你相望一世。

不过牵手的,和相望的,何必非要是同一个人呢?要是成不了相守的一双情侣,那注定会成为相望的一对傻.逼,既叫何苦,又是何必!?

单勇如是想,或许已经开始学着接受现实了,而且心也放踏实了,这一夜睡下的时候,很轻松,不像这段时间以来的那么焦虑了…………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