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 十九(完)(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十九宽敞明亮的接机大厅里,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这是去中国的国际航班。开始登机了,老杨紧紧地握着来送行的人们的手,两眼热泪盈眶,然后挥手告别。大家一直看着飞机冲上蓝天,消失在云层里,方才离去。

“老杨是好样的,我们这些留在美国的人,没有理由垂头丧气,失去信心。”奇剑锋像是对别人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大家出了机场,坐着于庆的车家。于庆一面开车一面说:“这老杨国了,老汪要到芝加哥去了,奇剑锋和林梅也要搬走了,我要搬到皇后去住了,咱们在一个公寓里一块住了好几年,现在说散就散了,还真有点舍不得。我提个议怎么样,大家散伙前,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订一桌酒席,大家庆贺庆贺。”“这意好,把齐小娟也请来,虽然她现在大红大紫了,可以前也是一起共患难的,于庆和奇剑锋还救过她,这点面子不能不给。”汪豫生说。

于庆说:“行,我今天就给她打电话,她是个大忙人,时间紧,得提前一点通知她,好安排出时间。”“我们都走后,这公寓得退掉了。”林梅说。

奇剑锋马上接过来说:“不用退,已经有几个新来的留学生想住进来。我们这是几年前租下的房子,每年房租增加不多,可以给他们省下不少钱。如果现在重新签约,租金要上涨几块。而且我们留下来的桌椅睡床,锅瓢碗筷也可以送给他们,让他们住进来就有东西用,不用像我们当初那样到处捡。”“好哇,有人接班,咱们这留学生的传统代代相传。”于庆打趣道。

到公寓后,于庆马上就给齐小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订酒席相聚的事情。齐小娟听了后很高兴,表示一定要参加,而且建议干跪到她新买的大房子里来,大家好好玩上一天。于庆一挂上电话,就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直嚷嚷:“齐小娟请咱们去参观她的新居,正好见识见识大模特儿的豪门华宅。”这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大家坐着于庆的车,一路风尘,有说有笑地开往新泽西州。临出发前,林梅买了一大束鲜花。今天是大家最后一次相聚,大家还没有忘记钱敏,决定去齐小娟家之前,先绕道去祭钱敏的墓。

出了曼哈顿,过了哈德逊河,他们来到钱敏的墓地。进了墓地的大门,里面绿树成荫,青草茂密,一派安详和寂静的气氛。一座座墓碑,记录着碑人们的生死年月。许多的碑石前,放了夺目的鲜花,表达着活着的人们对死者的哀思和怀念。大家按照记忆来到钱敏的墓前,却被眼前的景观一下子惊住了。矮小的墓碑不见了,在以前的墓地上建起了一个非常豪华的墓墩,墓墩是棕红色水磨石砌成的,上面镶嵌着精美的洁白玉兰花圈案。墓墩前,竖立着一块巨大的汉白玉石墓碑,上书:“玉兰花仙钱敏之基”,旁有一行小字:“负心人王宇敬立&“。碑石的前面,已经摆放着了一大束鲜花,显然是有人刚刚来过不久。

“这是怎么事,谁给修建了这么漂亮的一座墓?”“这上面不是明写着‘负心人王宇’吗。”“这王宇是谁呢?”“瞧这‘负心人’三个字,多半是钱敏以前的男朋友了。”“看来这人在美国,很有钱,后来后悔了。”“这钱敏死了也值得,有这么漂亮的墓地安息。”大家将鲜花放在墓前,站了一个半圆形默哀了片刻,然后开车离去。坐在车子里,林梅的眼前出现了那个高高帅帅,有一头浓密黑发、眼神很忧郁的青年人。

车子进入了浓萌覆盖的高级住宅。按照门牌,他们在一座铁门前停下来了。铁门的后面是一片巨宅大院,里面繁花似锦,草地上立着一座美人和骑士的大理石雕像。大家下了车,于庆按响了门铃。奇剑峰发现,铁门的右上方有一架监视电视,不用说这里的一举一动里面都看得一清二楚。不一会铁门自动开启,大家进来后铁门又自动关上了。

一行人沿着幽静的碎石小径走到华宅的大门前,正好齐小娟开门出来相迎,她今天身着一件质地华亮柔软的大红色长袖夏衫,在这幽雅的环境里显得异常鲜艳夺目。她比以前更显肌肤华嫩了,大概是使用了大量高级化妆品的缘故。只见她体态盈盈,长袖曼曼,真有那“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气势。众人猜想,古时候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倾国倾城美人儿也不过如此罢了。

汪豫生开玩笑地说:“齐小娟,能不能把你的秘方传一点给我老婆,让她也像你一样越长越漂亮。”说得众人都笑了。

齐小娟笑容可掬地请大家进门。众人刚在客厅里的宽大沙发上坐定,就有人送饮料来。大家一面喝着饮料一面欣赏客厅里的豪华装潢。这客厅很大,有点像个小礼堂,里面摆放着一些印象派的小型雕塑艺术品。客厅的一角是一个高台面的酒柜台,里面放满了各种名酒。客厅的四面都是宽大的玻璃门窗,阳光照进来,客厅里显得很明亮。大家发现有一扇窗的外面长满了翠绿的凤尾竹,那竹子在微风中沙沙作响,潇潇洒洒很爽目。

“我很喜欢竹子,这竹子是我搬进来以后让人移植的。”齐小娟看见众人对那丛竹子很感兴趣,向大家解释说。

林梅问齐小娟一个人为什么要买这么大的房子,不觉有点浪费吗?齐小娟说:“买这房子是一种投资。现在赚了不少钱,自己没有时间作其它投资,因此就想到了买房子。这个地好,房价涨得快,再加上自己是有名气的模特儿,因名人效应,这房子将来一定能卖好价钱。”汪豫生问:“你现在一天的开销是多少?光这衣服和化妆品恐怕就不得了。”齐小娟答说:“说来你们不相信,这些一分钱都不花。”“怎么会呢?”众人不解地问。

“我这些衣服和化妆品都是公司免费送的。它们巴不得你走到哪里都穿它们的用它们的,这样就可以给它们起宣传作用。有些公司还和我订约,付钱给我,但我必须在一定的场使用它们的东西。当然我有时也买一点自己喜欢的,但那花钱不多。”齐小娟向大家解释说。

林梅说:“我们有时看见许多化妆品太贵,舍不得买,没想到你这个大明星却免费使用。”齐小娟说:“今天你们走的时候,我送你们一些衣服和化收品,各种牌子的都试一试。”“你还在学服装设计吗?”奇剑锋问。

“当然学,不过我转了一个名牌学校,师从一名纽约有名的服装设计大师,学费当然很贵。你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靠年龄吃饭,不能不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你现在工作一定比以前轻松不少。”于庆这么说。

齐小娟听了直摇头,“哪里,模特儿有模特儿的苦衷,累得不想动的时候也有的,拿了人家的钱,就得给人家干活,一点折扣都不能打。而且这个行业竞争非常的激烈,不断地有新人出现,稍有轻懈就会被掏汰,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我的打算很简单,趁现在年轻拚命干,多赚点钱,以后开自己的服装公司,举办自己的服装展览。”“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让人非常羡慕。那个台湾女客很会看相,说你有大红大紫的命,看来一点也没错。”林梅说。

齐小娟看看大家饮料喝得差不多了,就对大家说:“我们到后边外面去吧,我为你们准备了好吃的东西。”大家来到后院,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池边有一个长条桌子,上面已经放了许多丰盛的食物,有两个穿白衣带白帽的人还在烧烤牛排。齐小娟对众人说:“我专门请了两个法国厨师准备了一顿法国大餐,大家只管尽情地享用。”坐在太阳地里,一面享受着法国食物,齐小娟一面又和大家谈起了过去的一些往事。特别提起元旦那天晚上遇劫的事,她显得很动情,两只眼圈都红了,“那天晚上要不是你们两位相救,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她对奇剑锋和于庆说,“我是被坏人骗到美国来的,却遇上了你们这帮好人,在我绝望的时候,和你们这些留学生住在一起我心里就感到踏实和温暖。每次我从外面到那个公寓,就觉得到了自己的家,你们是我的家人。尽管我现在发了,走了好运,可是很寂寞,在世态炎凉面前心里有时觉得空虚得很,因此时常想起你们。现在你们也各奔前程,这个家没有了,我精神上的依托也失去了,心里很不是滋味。”齐小娟说到这里掉了一滴眼泪下来。大家听了心里也不好受,何尝不是这个理呢?大家到美国来奋斗,能住在一起是缘分,互相之间有个支持,有个照应,时间长了,自然就有了感情。

齐小娟见扫了大家的兴,忙说:“你们看,我说这些干什么,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你们游泳不,我给你们把游泳衣都准备好了。”众人兴致勃勃地换上游泳衣,都跳进了游泳池。玩得尽了兴,就躺在长椅子上晒太阳。林梅告诉齐小娟,今天纽约交响乐团在中央公园举行露天演奏会,问她要不要一块去。齐小娟说今天晚上有个约会,去不成了。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大家告别了齐小娟,驱车赶了纽约。

一行人到纽约曼哈顿,好不容易在大街上找到一个地方停好车子,大家匆匆忙忙赶到中央公园的露天草地广场,已经是挤满了人。草地上铺满了被单,人们坐在上面吃着、喝着等待音乐会开始。

奇剑锋一行人在一个较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立即就有人上来问要不要买这,要不要买那,一概都不买,只买了一些饮料解渴。稍稍坐定以后,林梅忽然发现不是太远的地方坐着lynn,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小男孩,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lynn的一家人了。那个女人很开心地逗弄着小男孩,小男孩咯咯地大声笑着。lynn坐在一旁则显然郁郁寡欢,神色暗淡。过了一会,小男孩爬了过来,趴在了lynn的怀里,lynn抱着他一声不响地坐着,只是偶尔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亲。林梅过头来,发现大家也都注视着lynn一家人。学校已经决定开除lynn了。

音乐会开始了,喧闹的广场一下子安静下来。台上被灯光照得如同白昼,音乐家们在指挥强有力的手势引导下,奏起了贝多芬有名的《命运交响曲》。乐曲声通过两层楼高的扩音器传递出来,飞向人们的头顶,飞向那星光灿烂的夜空。夜空下,一排排高楼大厦静静地肃立着,仿佛也在和人们一起聆听这催人肺腑的乐章。高楼的顶端被巨大的聚光灯和霓虹灯牌照得五彩缤纷,纽约的上空一派华光宝气。

林梅再看lynn时,她的脸颊上有了一行泪珠,小男孩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了。

广场上人们或两眼看着台上,或躺着仰面朝天,大家都沉浸在乐声和迷漫的茫茫夜色中。这一段完了,广场上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接着乐队又演奏了好几段名曲。在整个音乐会终场时,乐台后面放起了焰火,广场上空一片姹紫嫣红,火树银花。人们的情绪达到了沸腾的顶点。

第二天林梅一到实验室,就听到一个爆炸性新闻,lynn服用过量安眠药物自杀了。

(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