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第九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动完手术后,幽冥立即被送回四季酒店的套房里,而此刻的他仍旧沉沉地睡着。

倪叶盼则静静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望着他褪去魔魅气息的俊美侧脸,脑海中有许多片段浮掠过。

她一直以为他不在乎任何女人的。寻常时候,他都是邪魅而冷酷的,只有在他的好朋友如火夕、柴耘、火敌、谷幽等人出现的时刻,他才会露出较人性的一面。

很多次,她都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他的手上,但是没有,她仍旧活得好好的,这一点连自己也感到相当意外,毕竟他从不把人命放在眼底。

见状,谷幽安慰道:“麻醉药还未退,他不会这么快醒过来,你要不要先到隔壁房间休息一下”她认为毕竟倪叶盼也是才经历了一场浩劫归来的。

“不了,我坐在这里陪他。”倪叶盼微微一笑,感到过往的仇恨全都随着昨晚的爆炸烟消云散了。

“她要陪就随她去,我们回房吧”火敌伸了个懒腰,觉得折腾了一夜,还真是累了。

“可是,冥还没醒”

火敌搂着谷幽走出房间,“熬夜对皮肤非常不好,我们回去补眠吧等冥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再来好好地嘲笑他。”

随着两人的离开后,房间内只剩下倪叶盼和依然沉睡着的幽冥。

她第一次看到如此虚弱的幽冥,一直以来,他都是强势的一方,恍若睥睨天下的霸主一般主宰了所有人的喜、怒、哀、乐和生死。

她没有想到这样魔魅狂妄的一个人鬼火幽冥,竟会以性命护卫她一回想起那时的每一幕情景,她的心便会“卜通卜通”的撞击着胸腔。

虽然他是魔魅、邪恶、冷酷、无情、残忍的一个男人,教她忍不住地畏惧;虽然他经常语带讥诮、鄙夷,毫不留情地刺伤她;虽然他从不曾对她轻声细语过,更遑论是甜言蜜语了,但是,他以性命来护卫她的举动就已经胜过一切了。

毕竟一般人就不太可能会以自己的性命护卫另一个人,更遑论是不轻易接受他人的幽冥,或许他不会甜言蜜语、不懂温柔,但是,他重视她胜过他自己的命。

对于时间的流逝,倪叶盼毫无所觉,从日升到日落、白天换成黑夜,她的心始终是暖暖的,也胀得满满的

幽冥一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趴在床沿打盹的她,他想撑起身体,却引起一阵痛彻心肺的撕裂感,令他又趴回。

由于他的背部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是一片的惨不忍睹,因此他连作了好几个深呼吸,仍无法减缓背部烧灼般的抽痛。

“真是见鬼的痛呐”幽冥有气无力地低咒,而后看见睡得挺熟的倪叶盼,他更是不平衡。

她可是罪魁祸首耶没有道理他在这里受煎熬,而罪魁祸首却在一旁好梦正酣。

“喂喂”他叫了两声。

睡梦中的倪叶盼睁开眼睛,反应有些迟钝,“怎么了”停顿三秒钟,而后她便完全清醒了,“你你醒啦”

“给我一杯水。”他觉得喉咙有些干。

“喔好。”她立即起身走去倒了杯开水,且找了根吸管插上,然后踅回床沿,将装了水的杯子凑近他的唇边。

此刻的她不知该怎么说才好,觉得毕竟他是为了她才会受这苦的。

幽冥喝去了半杯水后,突地探手抓住她的手。

“啊”倪叶盼吓了大跳,全身陡地一颤,令杯子内的水溅出一些。

“我背上这该死的伤口都是拜你所赐。”幽冥直直地瞪着她,心想,这些伤本来应该会在她的背上,只不过,他替她承受了。

“对不起”她满怀歉意。“好了,我并不爱听对不起那一类的话。”他不耐地打断她迭声的道歉,“更不是为了听你的道歉才冲进去救你的,可以省了。”

不然,他要她怎么做倪叶盼等着他的下文。

幽冥又道:“看过我身上恶心而且惨不忍睹的伤口吗”他的问题有点古怪。

闻言,她怔住,而说不出话来。

知道在羽毛被覆盖下,自己的身体是的,因以他受伤的面积而言,他根本无法穿上任何衣物,甚至连下床都得忍受住极大的痛楚。幽冥调侃地说:“若是还未亲眼看过,我不介意你现在掀开被子看一看。”

“我看过了。”她不解他究竟意欲为何。

幽冥笑得有些古怪,“这些伤会痊愈,但是疤痕却会永远烙印在我的背部,我要你永远记住。”一缕邪气飘上他的脸、他的眼。

当然“四季盟约组织”旗下的任何一名医生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替他除去那些疤痕,但是自己没兴趣,他要把那些疤痕留下,他另有用处。

倪叶盼想不通,认为不论有没有那些疤痕,她这一生都会记得他曾舍命救过她。

“这些疤痕意谓着你得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我。”他说得直接。

“我我”她故作犹豫。

他的口气恶劣到了极点,“你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他满怀的郁闷无处宣泄。

怎么,要她一辈子待在他的身边有那么教人难以接受吗不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她走了。

“这一回我们并没有任何协议。”她并不是很认真地陈述事实。

幽冥的眸子里冒出怒火,“横竖我就是救了你,我有权索取我要的,这一辈子你都是我的女人,也得待在我的身边。”他的口气有着不容辩驳的意味。

闻言,倪叶盼垂下眼睑而不语。

“干么不说话”他哼了哼。没由来得,他突然在意起她对他的感觉。

“有很多女人想待在你的身爆你只需勾勾手指头即可。”她说的并不夸张。

“她们都不是你。”幽冥不耐地低吼,心想他不可能再将其他女人放进心中,更不可能再为其他女人舍命。

感到有道暖流涌进心底,倪叶盼抬眼看向他,“你的意思是我是不同的”

他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这不是废话吗若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又怎么会舍命护她他可是最冷血的鬼火幽冥耶。

老实说,一直趴在实在是不怎么舒服,但是他又不能变换姿势。幽冥拧起眉毛。

“是伤口疼吗”她立即察觉,担忧溢于言表,“我去找二少。”

“不必了。”他阻止了她。

“可是你的伤”她迟疑。

“还死不了。”幽冥半眯起眼睛高深莫测地打量她,诡谲魔魅的气息陡地大炽,排山倒海似地袭向倪叶盼,将她包围起来,“过来。”

她的话,令谷幽感到在些泄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