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 大结局(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赵飞扬走到小男孩面前,蹲下身子,眼睛与他对视。

“你叫我什么?小宝贝。”

小男孩象天使一样又笑了。“爸爸。爸爸。”

赵飞扬的眼睛发热,一把把孩子抱进怀里。“儿子。我的儿子。”

他抱着孩子站起身,看向沈冰,沈冰的脸上漾开了笑容,望着他们父子。

“来了。飞扬。”

“我来了。”赵飞扬抱紧怀里的孩子,心里很紧张。

沈冰丢下手里的东西,从吧台里冲出来,连同孩子一起抱住赵飞扬。

“我好想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你早忘了我。你终于来了,来找我们。”

赵飞扬诧异地看着抱住自己的热情的小女人,有点措手不及,他设想过各种见面情景,就是没有想到,沈冰会这样。沈冰不像生气离家躲起来两年的逃跑情妇,倒像是丈夫上班因加班迟归,在家焦急等到终于回家的丈夫一样的妻子。

赵飞扬无法反应过来,沈冰和儿子争夺胸膛,贪婪的吸一口赵飞扬的气味,头扎进他的胸前。

“你和别人结婚了吗?”

赵飞扬心里开始生气,他用一只手抱住儿子,一只手推开沈冰。

“小狐狸。你走了,我和谁结婚?”

沈冰笑了,极其欢悦,又扑进他的胸前,依偎着他。

“他是你的儿子。你要是不相信,现在去做亲子鉴定。”

赵飞扬瞪着眼睛咬牙低声说:“有胆子,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这就是我的儿子,一眼就看出是我的儿子。”

“爸爸。爸爸。”小家伙似乎能听懂大人的话,他忽然奖赏给他爸爸的下巴印上一个大大的口水吻。

赵飞扬和沈冰看着怪异的孩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飞扬。你真的变了,变了很多。”

沈冰抱紧他,赵飞扬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环住沈冰柔软的腰,心里被幸福充的满满的。

“妈妈。您和爸爸演电视剧呀?爸爸,您来的也太慢了,我妈妈快等不下去,要嫁人了。追我妈妈的人可是很多。”

赵飞扬放开沈冰,看见,母亲和其他三人含笑望着他们。

“你,你是李玉?你长个子了,我快认不出你。”

“我现在才1。72米,离我的目标还很远。”

“你刚才叫我爸爸?我没听错吧?”

“我们离开曲靖的时候,我对着南城门暗暗地发誓,您如果找到我们,没有和别人结婚,就有资格做我的爸爸。您通过考验了,爸爸。”

“谢谢。好儿子。”

“爸爸。爸爸。”赵飞扬的脸上又被他儿子印一个口水吻。

曹文远伤心地摇头。“小哑巴开口叫的使这个只供献一粒精子的男人,臭小子也叫他爸爸。我对他们那么好,养了两个白眼狼。”

李玉抱住曹文远。“好了。爸爸,您也是我的亲爸爸,在我心里,您永远是第一位,没有人可以替代。”

“哼。花言巧语的臭小子。”虽然骂着,笑却跑出嘴角。

沈冰带赵飞扬回家,因为大家实在看不下去他们,为了免得影响做生意,把他们三人赶回家。

开车没有用5分钟,他们就到家了,小家伙坐上车就睡了。

沈冰住的是一楼。打开门,踏进来,房间很大。看上有150多平米,看着沈冰小心的把孩子放进婴儿床里,为他盖好小被子。

“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

“买的。我们准备在这儿常住。师父在我的对门,师兄在顶楼7搂,他买下一层,开发商还送他个楼顶花园。”

“他怎么叫儿子哑巴?太难听,你也不说他。”赵飞扬对曹文远不满,应该说是嫉妒。

“宝宝不到一岁就会走,现在一岁半了,一个字都不会说。我们都怀疑他是哑巴,还带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没问题。妈说,喊哑巴就会喊好。”

“迷信。儿子说话多清楚。我想死你了,小狐狸。你真的狠下心,电话也不来一个。”

赵飞扬抱住沈冰,在她的脸上耳朵,脖子亲吻,脱沈冰的衣服。

沈冰抱住他的头,无力的说:“我不敢,听见你的声音,我会不顾一切的回去。飞扬,我爱你。”

“你让我做了两年的和尚,亏欠我这么多,你要补偿我。”

“是你欠我,我给你生下儿子,养这么大,第一个会叫的还是你,你怎么报答我?”

“我现在就好好伺候你,我的女神。”赵飞扬挑挑眉,沈冰指一个房间,赵飞扬抱着衣服凌乱的沈冰走进去。

赵飞扬满足地抱着女人,长长的出口气,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该给孩子上户口,没户口怎么上幼儿园。”

“儿子不到一个月就上户口了。我和师兄早就已经结婚,妈和师父做的证婚人。”

赵飞扬一下坐起身,气呼呼地看着刚刚和自己翻云覆雨的女人。

“你结婚了?你竟敢和别人结婚?”

“师兄想要个儿子继承他的手艺,他的心上人去美国后,就緲无音信。我们是假结婚,你不信问妈。”

“真的假的都不行,你只能是我的老婆。儿子想要,就给他。明天就去和他离婚,我俩结婚。”

“大过年的离婚不吉利。你讲讲道理行吗?”

“我还不讲道理?你留下一封信,带着我的儿子逃跑,你还跟别的男人……”

“你的气味真的好闻,我爱死你了,飞扬,抱抱我。你不想我吗?”

沈冰双手搂住赵飞扬的脖子,轻轻的啃咬他的耳垂,喃喃的低语。

赵飞扬的话断了,忘了要算的帐,饥渴地抱住在身上磨蹭的女人。先吃饱再说别的事,那本糊涂账还是慢慢的算吧。

外面有假老公在挣钱养家,自己还可以和心爱的男人幽会,放着这么逍遥快活的情妇不做,去做个费心伤神的老婆,我又不是白痴。

《完》

2009年1月15号于曲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