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四部少妇时代

文章作者:无聊子

序言:这部作品也许没有前三部长,情节上也不如以前连贯,也许是我越来越懒的缘故,希望各位网友体谅。本篇故事是由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婚外情现象中的几个片段组成,也许缺乏性文学中应有的吸引人的刺激性情节和细节描写,内容也不是很新颖,但对于生活平淡的已婚读者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可看性,因为这些故事就发生在我们的周围,让你感受到生活中的现实意味!——

无聊子

第四部少妇时代

一、留守女士的故事

陈丽看着桌面上的统计表,心中想的却是今晚的晚饭吃什么,如何打发饭后的时间。独身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呀,她深深体会到丈夫不在身边的孤寂难熬的艰辛生活。陈丽今年28岁,是个成熟美丽的风韵少妇,她在局里是出了名的美人,结婚仅一年的时间,丈夫就出国了,计划在一年内把她也办出去,可是现在快两年了,她依然独自留在这里。

“陈丽!”喊声打破了她的思虑,她抬起头。

“局长让你把报表送过去。”

“我马上就去。”陈丽答应着,整理好桌上的报表,奔局长办公室走去。

看着五十多岁,身体肥胖的局长,陈丽从心理感到无比的厌恶。这个局长以好色闻名,经常以上司和长辈的身份在一些年轻的女职员身上占便宜,局里的女同事都很烦他,小心躲避着他。

“你再仔细审核一下,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局长吩咐着,陈丽坐在沙发上重新整理着报表。趁她不注意,局长站起来,悄悄走到门口,把门锁上。陈丽惊觉时,局长已经挨着她坐下。

“小丽呀,一个人很苦吧!有什么困难就向组织提吗,我们会帮你解决问题的。”局长的手自然的抚在陈丽的背上,陈丽缩了缩身子,躲避着局长炽热的目光,勉强笑着回答:

“谢谢局长,我很好,没有什么困难。”

“一个漂亮的单身女人,没有人照顾怎么行呢。”

局长亲切的把另一只手放在陈丽的大腿上抚摩着。陈丽实在忍无可忍,她站起身想摆脱局长的纠缠。局长突然用力把她摁倒在沙发上,然后油腻腻的嘴压在陈丽的红唇上,大手掀起筒裙,直接伸到陈丽两腿之间,隔着丝袜和内裤,使劲的揉搓着。陈丽浑身颤抖着,感觉到局长呼出的热气喷在脸上令人作呕。她惊恐的尖叫,但是局长的手搂住她的脖子,使劲的亲吻她,她只能发出“唔……唔”的闷声。

陈丽拼命的推拒局长的身体,然而局长就象一座山一样巍然不动,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局长加大了下身揉搓的力度,陈丽感到难受极了,她全力挣扎着,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渐渐的,陈丽感到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小,抵抗力越来越弱,她的体力已经消耗怠尽了。局长的手使劲往下脱着丝袜,陈丽心中一阵恐惧。

“这样下去恐怕难逃被奸的命运,怎么办?救救我!”陈丽心中焦急万分。这时,突然有人敲办公室的门,局长一楞,停止了动作;陈丽乘机推开局长,站起身跑到门口,打开房门冲了出去。敲门的白主任看着衣衫不整的陈丽奔远的背影,楞在那里……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看着陈丽红着眼圈,她的同事兼密友黄月悄悄的问道。陈丽摇了摇头,黄月好象悟到了什么。

“哎!漂亮的女人真是麻烦呀!让这色狼得手了?”

“去你的!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陈丽气恼的推了黄月一把,黄月咯咯笑着,陈丽的心情稍好了一点,她悠悠的长叹了一口气。

几天后,关于陈丽的流言在局里散播开来,说她难耐独身的寂寞,在办公室如何引诱局长,如何风流放荡,如何……带有细节性的蜚语终于传到陈丽的耳里,她感到非常的气愤,想找局长去理论。

“算了!女人碰到这种事很难说清的,何况你是个独身的漂亮女人。现实就是这样,没办法,你还是忍了吧!”黄月劝阻着。陈丽皱着眉头,“可是这种情况,让我如何呆下去呢?”

“要不你请几天假吧!在家呆上一段时间,放松放松,等心情好点再来!”陈丽想了一会,点了点头。

晚饭后,陈丽洗完澡,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话响了,她伸手拿起电话,是丈夫的国际长途。

“老婆!还没睡呀,是不是想我的棒棒填你呀?”

“坏蛋!还说风凉话,一个人跑去享福,扔下我不管,没良心的!”

“呵呵!别着急,现在基本办的差不多了,再有一个月就可以接你过来了。老婆!真想你呀,你一定要守住阵地,不要让敌人偷袭了,等你过来后,让我好好的干干你!”

“嘻嘻!你也是,不要让别的女人占了我的床呦!”陈丽轻笑着。

“好吧!让我们共同坚守阵地,等你来了再共同战斗。呵呵,早点睡吧!宝贝,亲亲你,好好保重自己,我挂了。”

“你也是呀!byebye”

挂上电话,陈丽感到身体里一阵骚动,毕竟是结了婚的女人,生理上的需求是不可避免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陈丽捂了捂发红的脸,起身开了门。是白主任,陈丽把他让进屋。

“小丽,这几天在家还好吗?”

“还好,谢谢!”陈丽笑着。

“你手上的工作交代一下,我好安排其它人接手。”

“哦!”陈丽答应着,他们谈了一会工作的事,然后开始闲聊起来。白主任讲自己如何理解陈丽生活的坚辛,处境的困难,同情她的遭遇,更为她的风言风语打抱不平,一味的说着体贴的话。陈丽听了很感动,但是白主任说的没完没了,她感觉很困了,希望白主任早点走。

白主任也觉察到了,他起身告辞,陈丽客气的送他。到门口处,白主任突然回身抱住陈丽,嘴唇压住她的,疯狂的亲吻起来,陈丽一下子懵了,转瞬间,她被按倒在地板上,睡袍的领口被扯开,丰满雪白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白主任的大手抓住娇嫩的双乳,使劲揉搓起来。陈丽感到脑中一片茫然,身体里的那股骚动又被撩拨起来,她的脸色晕红,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白主任恣意的亲吻着陈丽雪白的胸脯,双手上下游动着。陈丽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吟,“好久没有尝到这种滋味了!让人渴望的激情!”陈丽喘息着。突然,下身传来一阵疼痛,原来白主任把两根手指伸了进去,来回抽插着。疼痛让陈丽发热的头脑清醒过来,“天呀!我在干什么?”她猛的推开白主任,站起身发疯一样把白主任推出房门,把门锁好后,陈丽扑到床上,失声痛哭起来。

二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城市中的喧嚣渐渐宁静下来,街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陈丽坐在一间幽雅的酒吧里,慢慢的品着红酒,激动的心情到现在还无法平静下来。今天签证终于到手了,她很快就要到大洋彼岸和丈夫团聚了。她体会着即将离开这个城市的心情,竟有一丝牵挂的留念,毕竟是在这生活了二十几年呀。

“一个人吗?可以聊聊吗?”声音打破了陈丽的思绪,她抬头,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很礼貌的看着她。

“好呀!请坐。”陈丽今天的心情很高兴,平时,她是不会和一个陌生男人搭讪的。

“谢谢!”男人坐了下来,他们开始攀谈起来。男人很健谈,他们谈了很多有共同兴趣的话题,渐渐的聊到婚姻方面,男人的情绪淡了下来。他说很后悔结婚,他的妻子是个活泼开朗的人,有很多爱好,交际活动频繁,他很不喜欢,但又无力阻止,他们的感情越来越疏远了,婚姻已经出现了危机,他为此感到很痛苦,对婚姻不再抱任何希望。陈丽很同情他,也述说了自己的婚姻,与丈夫两地遥望的相思之苦。

他们谈的很畅快,直到十二点了,男人站起身礼貌的要送陈丽回家。他们漫步在街上,又聊了很多关于婚姻、家庭、爱情方面的话题。到了陈丽家的门口,两个人默默的站了一会,男人深邃的目光注视着陈丽,陈丽感到心速加快,心砰砰的跳着。

“我走了,你进去吧!和你聊的很愉快,谢谢你陪我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再见!”男人微笑着,转身慢步离去。望着男人的背影,陈丽心绪紊乱,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她稳定了一下情绪,终于下定了决心。

“唉!你……等等”男人迅速的回过身,飞快的奔到陈丽面前,一把将陈丽拥在怀里……

“啊……恩……”床上,陈丽尽情的发泄着压抑已久的激情,男人的头正压在她的下身狂吻着。陈丽双手抓住男人的头发,使劲的向下按着,浑身痉挛般的轻扭着,体内熊熊的火焰让她全身发烫,浑身肌肤变的赤红,她感觉自己就要被欲望的烈焰所吞噬。

男人感受到陈丽的激情,压抑不住满腔的欲火,猛的抬起身,双手举起陈丽修长、细嫩的大腿,挺起男人的象征,对准陈丽的生命之源,猛的冲刺上去。“噢……”陈丽发出激情的长吟,空虚了两年的身体一下子变的充实了。感觉到男人的坚挺在自己体内的炙热,陈丽觉得自己正被它一点点的融化,浑身的气力消失的无影无踪。男人开始了冲锋,火热的东西在陈丽体内快速进出着。陈丽下身被摩擦的滚烫,感觉自己分泌的液体越来越多,男人进出越来越容易,速度也越来越快。陈丽下体传来一阵阵难言的快感,由点及面,向全身扩散开去,她的大脑也越来越模糊了。

男人的技巧和持久力都很强,他不停的变换着姿势,有些陈丽和丈夫用过,有些是陈丽从没见识过的,这新奇的刺激极大的满足了陈丽压抑已久的欲望,她畅快的呻吟着,尽力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完全放纵自己的身体,投入到和丈夫从来没有过的激情之中。

男人被陈丽的表现刺激的异常兴奋,他使出浑身解数,在陈丽鲜美的肉体上尽情驰骋,把陈丽带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氵朝。男人的汗不停的滴在陈丽娇嫩的身体上,两人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激烈的身体撞击声使房间里充满了情欲的气氛,陈丽的大腿和床单上到处都是她的分泌物,她的心随着强烈的生理刺激越飘越高,感觉象飞翔在无际的天空里一样。

终于,男人嘶吼着在陈丽体内深处释放了自己的精华,疲惫的趴在陈丽身上喘息着。陈丽闭着眼,默默的享受着高氵朝余韵的感觉,过了片刻,她翻身转到男人的身上,温柔的亲吻着男人的嘴唇、脸颊和宽厚的胸膛。渐渐的,男人感觉到自己正在恢复雄风,他知道陈丽想要的,紧紧抱住陈丽的娇躯,又发起新的一轮冲锋……

清晨,陈丽躺在床上看着地上急速穿戴的男人,他们心里都清楚,一段生命中难忘的激情遭遇就此结束了,他们又恢复到自己的生活轨迹当中,再也没有任何关系。男人走后,陈丽走进浴室洗掉身上男人的气味和痕迹,头脑变的异常的清晰。在即将出国和丈夫团聚的时候,她第一次与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出国的前一天,黄月在家里设宴为陈丽送行。席间,两人喝了不少酒,又说又笑,又哭又闹,黄月的老公劝阻无效,只好自动离席,任她们两个尽兴而为。晚上,黄月留陈丽在家里过夜,两人在床上说不尽的悄悄话。

“阿丽呀,这两年没有男人的滋味好受吗?”

“我可不象你,离开男人就活不了!”陈丽轻笑着。

“那你是不是靠手yin解决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