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侠侣】(圣水原味版)第三节(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第三节一束束刺目的阳光从窗户纸刺向被褥中躺着的杨过,脸上泛起一丝痛苦的深情,眼睛微动,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睁开眼,昏迷了不知道多久的杨过感觉阳光是那样的刺眼,想伸手去挡,但是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杨过的第一反应是得救了,然后疑惑起来,“是谁救了自己?”杨过检查了自己的伤势,颓然的发现体内没有意思的真气,并且全身的筋脉千疮孔,万幸的是没有伤到骨头,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和所处的环境自己恐怕就要残疾了。

小屋的门被推开了,木质的门和门栏摩擦,发出“吱吱”的响,杨过艰难的转头,看到下身穿着一件绯色层叠的襦裙,上身穿着红菱袄子的黄蓉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袖口上严丝缝的缀着两条狸毛,毛茸茸让她看起来正是个稚色未消的处子。

杨过不知道现在要用怎样的心情来面对这个对自己狠下杀手的黄蓉,努力的挤出一丝微笑,但是全身的疼痛让他的笑容看起要多假有多假。黄蓉并没有理会龇牙裂齿的杨过,放下手里的药,径直走到了床边然后坐下,一双素手附上的杨过的手腕,检查杨过的伤势。

屋子里静的可怕,杨过觉得自己此时像一只面对天敌的狼,顾不上疼痛,全身的肌肉紧绷着,警惕的看着黄蓉的动作。此时已经无暇贪恋黄蓉没有一丝皱纹的纤手,因为她知道现在只要她往手腕上的脉门一按,自己的小命估计就不保了。

“脉象平稳,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桌上的药记得喝了,我明天再来看。”黄蓉平静的道。

杨过努力的想从黄蓉精致的脸上看出一丝破绽,但是一切的那么的自然平静。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杨过大有一种“你怎么可能当之前的事情没发生”的愕然。

黄蓉起身欲走,又停住,头走来在杨过面前站定。黄蓉一双眼睛幽幽的看着脸色苍白,萎靡不振的杨过,眼里闪过丝丝的不忍,道,“我曾经很多次想过,是什么让一个孩子变得如政客般的阴险,又如刺客般的狠辣,在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要知道,你现在还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但是,我有我的坚持,哪怕为此身败名裂,粉身碎骨。”杨过低着头,阴影将他的脸笼罩,沉默片刻,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与你为敌,与郭家为敌,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我只是想好好的活着,是你一直视我如蛇蝎,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嗜人的刀无时不刻的架在我的脖子上,我无处可逃,在你的手里我没有退路。”杨过没想过为一个素未蒙面,名义上的爹报仇,但是他不能告诉黄蓉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要怎么去做。

正是先知先觉的能力太过荒诞,所以杨过不能告诉她一切,于是演变成了现在这般你死我活的局面。

黄蓉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像是要不先前压抑在心里的震惊和惶恐吐出。昨天发生的事太过波澜,先是欧阳克竟然不听自己的话,私自刺杀杨过,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吃亏的竟然是欧阳克,更是害怕杨过的死让她深陷囫囵。想到此时躺在床上断了一条腿的欧阳克,黄蓉不断的提醒自己,杀了他,杀了他。但是她发现经过这么一遭,原来自己远没有想的那么的无所畏忌。自己的孩子,还有深爱的靖哥哥,失去他们的是自己不能接受的代价。

所以当听到杨过发自肺腑的话,不管是真还是假,自己都能找到一个放过他的理由,心中的郁结消散,心情自然也好了不少。

黄蓉款款的走到杨过的床前,一双秋泓般的眸盯着杨过,道,“看来是我的错咯,那你现在还在恨郭伯母吗?”杨过心里想到,“何止是恨啊,我恨不得把你压在身下操着你的搔穴向我求饶”。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杨过抬起头摆出一副无害的神情,道,“我怎么会恨伯母的呢,只是过儿这一身的伤也是应伯母而起,不知伯母是不是给点什么补偿”。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吧,想要什么补偿。”黄蓉秀目轻佻的望着我道。

杨过心里想着,“那就快过来让大爷好好的蹂躏吧!”但是,嘴上却不敢这么说,知道试探的道,“伯母也知道我的爱好,不如就给过儿一条亵裤吧!”黄蓉盯着杨过,目光有些局促,又带点果然如此的味道,好一会才道,“昨天没洗澡,挺脏的,换一个吧。”杨过被黄蓉的眼神看的有点无地自容,一种上位女王的气息压他有点喘不过气,埋下头道,“伯母不方便那就算了,我也只是说说。”“你真的想要?”“嗯!”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

杨过心里想的是,“这不废话吗,不想要我问你要啊!”“那你答应我一件事吧!”杨过有点疑惑,半废的自己到底还能帮神通广大的她什么事?

“伯母请说。”黄蓉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顿了顿道,“你郭伯父明日就会到桃花岛看望你,到时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想你聪明一点。”杨过心思一转也就明白了,郭靖肯定是知道了我受伤的消息,赶着来看望自己。黄蓉这一手是怕自己告她的黑状啊,郭靖向来正直就算没有欧阳修一事黄蓉也是口难辩。考虑到现在不是跟黄蓉撕破脸皮的时候,杨过也没想过在这件事上为难黄蓉。

“郭伯母放心,过儿自然知道该怎么说的,请伯母放心,但是伯母答应我的事也要兑现才是啊!”黄蓉心里大松了一口气,杨过泼皮的性子还真怕他说出什么过分的条件,但是亵裤一事虽然难堪但也不是什么为难之事。心里想着也就默认了杨过的条件。

翌日,郭靖如期到了桃花岛,自然是对着杨过一番嘘寒问暖,也问了欧阳修得事情,杨过也是一番说辞骗过了郭靖。

第二天,黄蓉找到了杨过,对杨过的说辞还是满意的,夫妻重逢让她心情大好。

“过儿,身子怎么样了,可有好些?”黄蓉端着药走进杨过的房间问道。

“谢郭伯母关心,过儿好多了,只是伯母许诺给过儿的东西什么时候能给过儿呢?”黄蓉掩嘴轻笑,“看你猴急的。”转身放下药丸,一身淡紫色的秀裙随风轻扬,漏出里面光洁的大腿,头略带妩媚的道,“这不正穿在身上吗?”“快快给过儿吧,过儿可等急了。”杨过坐起床头,下体被黄蓉挑逗的撑起了帐篷,盯着单薄的被子高高的隆起。

黄蓉一眼就看到了杨过的丑态,之前还怀疑这是杨过故意刁难自己,现在看来此人当真是一变态了。

“可是过儿啊,你郭伯父刚家猴急的不行,昨晚与我行了那事,伯母这身子骨都快被他弄散了,也没力气清洗,过儿你当真要?”黄蓉双眼泛着这媚意的对杨过道。

“可是郭伯父的阳气之精华还留在伯母的骚穴里?”杨过此时幻想着伺候着郭靖黄蓉做爱,嘴里下贱的道。

“过儿果然聪慧,一点就到,你那郭伯父射的好多。”黄蓉一边说着,边提起裙摆露出里面白色的亵裤,缓缓的向我走来。“弄得伯母走路都不方便,感觉一直在往外流,要不过儿帮我清理一下吧。”黄蓉走到我的床边一只脚搭在床沿上,双腿分开。

杨过能清楚的看到黄蓉内裤中间的那一大块湿痕,他现在有点纠结了,黄蓉做完爱没清洗的骚穴要让他来清理,这样不是他岂不是太下贱了。

望着黄蓉洁白的双腿,一双绣鞋悬挂在床边,杨过感觉自己就快把持不住了,好想立马扑倒她的脚边闻闻这让人兴奋的脚香。黄蓉现在就是想羞辱杨过,她下体的精液都快干枯了,蒸发了水分,淫水和精液的味道更加的浓烈,她自己都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腥骚味道。

“不想要吗,你郭伯父的精华可能壮阳哦,你看你那小鸟,以后不知道哪个女人跟着你倒霉。”黄蓉媚眼如丝,瞟了一眼杨过下身撑起的小帐篷,眼神说不出的轻蔑。

杨过听了黄蓉的话感觉自己的下体就快要爆炸了一般,他猛的掀开了被褥,从内裤里拿出只有拇指大小的鸡巴,快速的撸动。他蠕动着身子,把头吊在床沿,刚好对准了黄蓉的下体。

黄蓉现在知道杨过已屈服了,她着内裤缓缓的蹲了下来,“你看看你的鸡巴,还没你伯父的三分之一大呢,干脆让我踩烂她吧,留着也没用。”黄蓉继续侮辱着杨过。

黄蓉很懂调教的心得,她的下体上下扭动,但是就是不挨着杨过的嘴巴。杨过被急的不行了,他勾着脑袋努力的想要闻闻内裤上的味道,就只一只等待人喂食的小狗。

“郭伯母,你就不要逗过儿了,过儿想要,想要。。。”杨过躺在黄蓉的胯下苦苦的哀求着。

“你想要什么啊,说给伯母听,伯母想听。”黄蓉也动情了,骨子里略带女王的一面显露无疑。

“我想要精液,我想要伯母的淫水,我想和伯母的尿。”杨过大声的叫道,他已经等不及了,他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现在不过多么下贱的事情他都能做出来。

“真的很脏,你如果不想要就不要勉强。”黄蓉缓缓的蹲了下来,不偏不倚的坐在了杨过的脸上,下体刚好低着杨过的鼻子上。

“呼。。。”杨过大大的吸了一口气,一股浓重的腥味混着女人下体的尿骚味直冲他的鼻腔,他加快了撸动小鸡巴的频率,他已经到了射精的边沿。

这时黄蓉抬起脚,狠狠地踩在了杨过的鸡巴上,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了这只脚上,“拿开你的狗爪,你这小鸡巴也配射精?”说完还狠狠扭动了一下踩在杨过龟头上的脚趾。

“哦。。。”杨过闷哼了一声,粗糙的鞋底摩擦着敏感的龟头,让射精边沿的杨过缓过了神来。杨过抬起手拿住黄蓉的脚居然更加用力的往自己的龟头上加力。“伯母,用力的踩,过儿鸡巴太小了,不配射精,求伯母把它踩烂吧,我要伯母的脚踩烂过儿的鸡巴。”“你还真是够贱的,我还没遇到过你这样的下贱男人,你这样子也配做男人,就让我的脚把你阉了吧,省的以后哪个女人倒霉。”黄蓉从来没遇到过这样下贱的人,就是欧阳修也没有他下贱,居然还要让我踩烂他的鸡巴。

黄蓉顺势加大脚上的力度,顿时全身的力度就集中在杨过的脸和鸡巴上,“你可真够贱的,快给我闻闻我下面的味道。。。”低下头,看着杨过和杨康7分像的小脸,“怎么样,闻闻是什么味道,嗯?”“哦。。。是郭伯父精液和伯父你骚水的味道,伯母,我想吃,我想吃你的小穴,我要吃。。。哦。。。。”杨过现在已经被欲望占据,不顾羞耻毫不犹豫的对着黄蓉说出了最下贱的话。

ps:最近闲的慌,静下心写了两张,依旧是原味重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