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5完结(1 / 7)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062

忙了一天,临近晚上下班的时候,我想起要借孔霖过来用两天的事情,于是就在电话里我和简洁明了的说出我的想法,没想到江南竟然一点儿也没犹豫了的同意了。我自然开心,刚想挂掉电话的时候,那边反而支支吾吾起来,倒是一点儿不像江南平时的作风。

“树懒……”

“嗯?”我应道,这时候matte的秘书走进来小声通知我说,早上总裁坐早班飞机从美国赶到中国,马上到机场。

这个消息听得我目瞪口呆,怪不得没有越洋视频过来,原来是真身到了。

“树懒,你听见没有?”再次反映过来的时候,楚江南在电话那边说道。

“什么?”我心里一阵慌乱,下意识的问道。

“我说……我们……”

“江南,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事儿,去机场接个人,明天给你打电话吧。”我看着门口不停指着手腕上手表的秘书,匆忙的打断他的话。

“哦……好,你先忙吧。”江南的声音沉了几分,说道。

“拜。”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挂了电话就和秘书冲了出去。

秘书已经把车子准备好,就停在酒店的门口,我们匆匆的上了车,一路上matte依旧在耳边碎碎念:“jin,我要那个房子!我就要那个房子!”

“好。”我无奈,只好给那个中介小姐打电话。

“金小姐,不好意思,上次我问的那个房子,房主有意向卖吗?我们会给高出市场价格两倍的价格。”我在电话里说道。

“苏小姐,我正想给您打电话呢。不好意思,房主说不想卖。我也尽力劝说了,但是看来他真的不想卖这座房子。”对方倒是很抱歉的说道。

“哦,那你能告诉我,房主的名字吗?我自己尝试联系他试试看。我不抱什么希望的问道。

“杨毅,杨先生。”电话里,中介小姐说道。

“杨毅?杨家三少?”我差点儿叫出来,认识他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他在那里还有一座房产。

放下电话,我一直再考虑是不是要联系他。上一次在相亲大会上,他撂下了那么绝的一句话,甩手离去。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我确实是要联系他的,想要好好的说清楚,可是,现在这个时机似乎不太对,好像打电话过去只是为了跟他买房子,他照顾了我五年,再怎么样,我也不应该这样伤他。

可是matte在这样闹下去,恐怕总裁会把我生吞活剥,虽然美国人在某些方面比较随性,可是,要是涉及到重大利益,他们可是比中国人要斤斤计较的多。这次为了进入中国市场,公司已经投入近千万了,若是matte中途逃走,我估计,我会死的很难看。

犹豫再三之后,我终于拨通了杨毅的电话。

电话响了四五声,我很耐心的等待。但是,却一直没有人接,我知道他在生我的气,不接电话也属正常。就在我觉得想要放弃的时候,电话终于传来轻微的“啪嗒”一声。然后等待的“嘟嘟”声消失了,换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杨毅,是我。”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的说道:“我知道,有事吗?”声音明确的表达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我想了想该以什么样的语句开场,那边也耐心的等待,车子在通往高速的快速干道上行驶,窗外夕阳如血一般像天边蔓延。旁边碎碎念的matte仿佛成了背景,被我屏蔽在我的世界之外。

“我们能见个面吗?”思考了良久之后,我还是如此问道。

“想道歉吗?直接在电话里说就好。”他的声音冷冷的。

“……”我一时无语。

“又不要道歉了?那我挂了。”

“哎……等一下,will。”我连忙叫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跟你买房子。”我一着急,脱口而出。说完就开始后悔,恨不得用头去撞车窗玻璃。

想来想去,结果挑了一个最坏的借口。

“呵呵。”那边果然冷笑了两声,那语气几乎能让周围炎热的天气,直接下降到零度:“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苏念锦。”

“杨毅,我们见面谈谈好不好。你别这样赌气了。”

“好,既然你说了,那我们明天下午在西城百货楼下的那间茶室见面好了。”

“不用不用。”我连忙说道:“去那里你要开车半个城,我去你那找你好了。”

“就这么定了。”他没好气的说完,挂了电话。

哎,这就叫做吃人手短,拿人嘴短,心虚气短啊……

我对着已经挂掉的电话怒吼道:“死杨毅,又不是我叫你喜欢我的,干嘛这么拽啊!”说完,气急败坏的顺手一撇,电话摔的电池和手机分了家。吓得秘书和matte两个人一下子就噤了声,小心翼翼的离我半米远。

只是当时我不知道,就在我低三下四的给杨毅打电话安抚他倔强而又受伤的小心灵的时候,我错过了江南的一个电话,最后还闹出了一个大乌龙来。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到了机场,总裁boss一脸冷冷看着我和matte,他倒是不敢把matte怎么样,还得倚仗他,才能让公司运转,所以拿来开刀的必定是我。我只得灰溜溜的跟在他身后听讯。

总之就是四个字“一言难尽”。

-

有大boss过来主持大局,人心安稳了很多,第二天孔霖也如约的来我这里给matte

当保姆,他英语好,曾经在德国读过六年书,交流也不是问题,我很放心。就是他来的时候,脑袋一只耸啦着,像是被楚江南给踢出家门的样子。

他一见到我,就关切的问道:“嫂子,你是不是生我哥的气了。”

“没有啊!”我拿着一摞昨天熬夜打出来的报告,准备去总裁房间受审,实在无心搭理他没头没脑的问话。

“那不对啊……”他站在我身后之饶头,自言自语道。

我哪里还有时间管他,这两天来忙的我几乎是焦头烂额,恨不得将一天掰开几瓣分着过。再加上总裁大boss一张冰山似地脸,真是让我感觉自己的生活过的毫无希望。回想去年年底公司营业额上升百分之十二的时候,大boss在圣诞公司年会上抱着我大跳爵士舞的那张脸,再想想现在,我有种想死的冲动。

大约中午的时候,我才特赦从总裁的酒店房间走出来,秘书还在里面熬着,给总裁大人看各种报表,顺便面对他的持续低气压。

-

我去matte房间交代事情的时候,孔霖又鬼鬼祟祟的问道:“嫂子,听说你和我哥要复婚了?”

我一挑眉毛,这丫消息倒是灵通,顺口问道:“你听谁说的?”

“什么时候去办手续啊?”他不依不饶的继续问。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估计这杨毅应该到了。于是匆匆的敷衍了他一句:“这种事情再说吧,我有约,先走了!”说完,撇下他向楼下走去。

来到他说的那家茶室,环境很幽静,服务员带我进到最里面的一间包房里面,日式风格的房间,铺着大约六块榻榻米,中间一张矮几,杨毅坐在那里安静的喝着茶。杨毅好动,这样安静的时候倒也少见。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深呼吸了一下,才走了进去。

“will。”我轻声说道。

↑返回顶部↑

目录